如何让爱情保鲜?古代才女们有妙招

12-16 经营婚姻

  七夕原本是古代女子乞巧的节日,因为相传牛郎织女在这一天相会,又渐渐演变成中国的情人节。最近,由李现、杨紫主演的《亲爱的,热爱的》因为剧情非常高甜,很多观众为此上头,其实古人谈起恋爱来只有更甜,看看那些古诗词就知道了!

  司马相如,西汉辞赋家,被誉为“辞宗”,不过与瑰丽的辞赋比起来,似乎他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更出名,还被司马迁详细地载入《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当时,司马相如因为汉景帝不喜欢华丽的辞赋,所倚靠的梁孝王很快又薨了,他穷困潦倒,只好去投奔好朋友临邛县令王吉。

  王吉每天都去拜访司马相如,这种毕恭毕敬的态度就被当地的富豪们看在眼里,他们准备宴请父母官的这位贵客,地点在当地的一个名叫卓王孙的富豪家里,卓王孙家很有钱,光家奴就有800多人。著名辞赋家的架子还是要端的,三请四邀之下,司马相如才勉强出席。酒兴正浓时,王吉突然拿出了一把琴,请司马相如弹奏一曲助助兴。

  司马相如似乎早就知道卓王孙有个新寡在家的女儿卓文君,当仪表堂堂的他弹起《凤求凰》时,卓文君的内心很快就小鹿乱撞了,两人隔着门缝眉目传情。

  当天晚上,两人就私奔了,一直跑到司马相如的家乡成都,卓王孙气得扬言一分钱不会给女儿。但是司马相如家家徒四壁,身为富家千金的卓文君怎么能适应这样的日子?两人很快又回到临邛,向卓文君的兄弟们借钱开了家酒店。

  文君在前厅亲自跑堂给客人倒酒,司马相如就在后场穿着短裤和伙计们一起洗碗。

  卓王孙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无奈之下,只好给了一百万钱和一百个家奴给女儿女婿,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立刻回到成都买屋又买田,过上了富裕的日子。

  后来,司马相如得到了汉武帝的赏识,青云直上,有了纳妾的想法,卓文君于是写了一首诀别诗:

  大意就是,满以为嫁了一个情意专心的称心郎,可以相爱到老永远幸福了,既然你已经有了二心,我们马上就分手吧!

  司马相如看到这首诀别诗后,就放弃了纳妾的想法。而那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也成为后世很多人的爱情理想。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是苏轼的门生,母亲是状元王拱宸的孙女,出生于书香门第的她,待字闺阁时,就以一首《如梦令》享誉汴京,尤其是让一位名叫赵明诚的太学生魂牵梦绕。

  当时,由宋神宗时期的王安石变法引发的新旧党争一直未停歇,双方形同水火,势不两立,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属于新党,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属于旧党,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把李清照娶回家呢?赵明诚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对父亲说自己做了个梦,在梦中看到一本书,醒来时就记得这么几句:“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赵挺之为儿子解梦道:“这几句话意思是词女之夫,看来你要娶一个能写词的才女为妻了!”

  于是,父子俩登门提亲,赵明诚是个官二代,关键人家没有纨绔子弟的任何坏毛病,还特别热衷于金石之学(考古学的前身),李家对这门亲事也是很满意。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18岁的李清照嫁给了21岁的赵明诚。因为赵明诚当时还是个太学生,每个月只有初一和十五才能回家,但只要他一回来,小两口会先去典当几件衣服,然后拿着钱再去汴京城最大的商业贸易中心大相国寺买碑文和果实。直到赵明出仕为官,有俸禄了,才不用当衣服买碑文。

  后来,李格非、赵挺之先后陷入新旧党争之祸、新党内部斗争,小两口也受到牵连,被贬到青州做了很多年的普通百姓,但那段时间反而是李清照最快乐的时光,她在《金石录后续》中写道:“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意思是我和夫君经常拿着一堆书,然后说出某件事记录在哪本书哪一页,如果赢了,便举杯大笑,以至把茶倒在杯中,反而喝不到了。他们还会约上三五知已喝茶、饮酒、驾舟游玩。

  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赵明诚被任命为莱州太守,不久就独自赴任。这时,李清照仍居住生活在青州,负责看护着多年来收藏的金石物件。夫妻离别,让她品尝着相思的愁滋味。她只好寄情于诗词,创作了《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盼不到人,盼不到信,只有让刻骨的相思吞噬着自己的心,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靖康之变后,岁月静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南渡不久,赵明诚因病去世,李清照便开始了孤独、凄凉的流亡生涯。在悲怆的生活中,仍然时常怀念在青州的甜蜜时光。。

  赵孟頫是宋末元初著名的书画家,在绘画上,他开创了元代新画风;在书法上,与欧阳询、颜真卿和柳公权并称为楷书四大家。

  他的妻子管道昇也能书善词,绘画精于墨竹、梅、兰,并且长得美丽动人。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龄时,很多仰慕者都上门提亲,为了能遇到一个志趣相投的爱人,一直到了28岁,终于等到了赵孟頫。

  婚后,两人把日子过成了诗。赵孟頫画《春江垂钓图》时,管道昇补写墨竹;管道昇画墨竹卷时,赵孟为她书《修竹赋》。著名的《秋深帖》看上去是管道昇写给婶婶的一封家书,但像是赵孟頫的行书,而且文末“管道昇”的署名有涂改的痕迹,后来都推测可能是赵孟頫代回的家书。

  与此同时,赵孟頫虽然是前朝后裔,但深受元王朝的恩宠,仕途亨通,成为当朝一品,管道昇也被封为魏国夫人。

  在那个时代,无论是名士还是官场中人都纳妾成风,在与同僚的相处中,赵孟頫也逐渐心动,想要为自己纳一名妾。管道昇对丈夫的这种想法并没有过多言语,只是默默地写了一首《我侬词》:

  管道昇写的这首词不足百字,却字字真情实意,赵孟頫看到之后回忆起二人此前相濡以沫的场景,心里顿时很懊恼,深觉对不起自己的发妻,从那之后,他就打消了纳妾的念头,除了公事之外就专心在家陪伴妻子。

  见面时,“你侬我侬,忒煞情多”;分开时,“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一辈子虽然那么长,却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就是古人的高甜爱情吧!

  (参考:《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西京杂记》、《宋史李格非传》、《金石录后序》、《元史列传赵孟頫》、百度百科)

版权保护: 本文由诸葛子彦情感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wanhui520.com/jingyinghunyin/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