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嫌我比他挣得多大动干戈 他真小气

12-04 情感专区

结婚头两年:没觉得钱有多重要

我的外表方面,用“窈窕淑女”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可干事业我绝对属于“中性”——女强人型。当年我妈生我时难产,落下一身毛病,所以我从小就懂得分担家事,生活上独当一面。8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在外企做市场,两年后成为部门经理,年薪就有6万多元,追求者众多。不过后来,夫妻情感,我没像亲友们预期的那样,嫁个“海归”或生意人,而是和平凡的李绪结了婚。

李绪是河南固始人,戴副眼镜,长相儒雅。他是那种典型的靠考上大学跳出农门的青年,有志向能吃苦,但因为没有社会背景和机遇,30岁了还窝在一家文化公司给人打工。他的老板是他的校友,看面子给了他个艺术总监头衔,可月薪才1800元。

现在想想,李绪当初之所以能打动我的心,可能是初次去他们公司,正赶上下大雨,我走时,他挨屋帮我借雨伞,那份质朴无华非常打动我。后来他向我求婚,就一句话:“我早晚会让你过上阔太太的生活,相信我吧!”我是在清贫家庭中长大的,从没觉得钱是我选择配偶的惟一条件,就心甘情愿嫁给了他。由于我父母单位各分有一套房,婚后我们便有了落脚点。

鉴于李绪没攒下多少钱,买家具花的都是我的积蓄,对此他曾向我表达过愧疚:“你挣钱比我多,家主要靠你来支撑,辛苦你了。”我一笑了之,告诉他我受父母的影响,有着极为纯朴的婚姻观:我可以谈10次恋爱,可一旦决定嫁给谁,无论他富有还是贫穷,我都会把婚姻坚持到底。结婚头两年,我们下班后一起逛街吃

美食,回家后相互倚着看书,生活平静而温馨。因为两人加一起,月薪有7000多元,所以我常给李绪买名牌西服,动辄一两千元,是希望他在外面能体面些,等把事业做成功,将来挣得比我多,让生活形成良性循环。

逢年过节,我还给双方父母同样一份礼钱。我婆婆知道我比她儿子挣得多,总觉得心理不平衡,就对我说:“李绪挣得少,家务事让他多做点,他敢对你嘴硬,我来收拾他。”多么朴实可爱的老人家啊!我很感动。李绪也受了他妈的影响,成天主动抢着干家务,让我无后顾之忧。可以说,那两年我们爱得如胶似漆,从没觉得钱在婚姻中占有重要位置。

裂痕始于口角:谁挣钱多谁有发言权

但新婚的“黏”劲儿一过,我们也像其他夫妻一样开始有了口角。比如每当攒够2万元时,我们就要争论是买国库券还是存定期。

我觉得我工作压力大,薪金虽高但很辛苦,当然想存利息高的国库券了。可偏偏国库券是限量发售的,李绪不愿熬夜排队去买。我便数叨他:“家里的存款大部分是我挣的,你就费力跑个腿还想偷懒?”他犟不过我,只得凌晨4点去排队,但回来后就故意找我的茬儿。

比如说我择菜没择干净他会抱怨;我给老板打电话时态度生硬,他会说:“你不给老板留面子,非被他炒鱿鱼不可!”一向钦佩我的他,如此咒我,我自然要跟他斗嘴:“我的能力在你之上,老板辞你10回,也轮不到我。”这话一出口,夫妻间的尊重和温情就没了,两人气得夜里分别辗转反侧。

虽说我们两人感情深厚,发生口角往往过不了一宿就会和好如初,但渐渐地,我的一举一动都带上了凡事要做主的痕迹。李绪感觉很压抑,可我也有我的苦衷。比如他喜欢看好莱坞大片,可家里的电视坏了,我说买套家庭影院吧,省下去电影院看大片的钱也就够了。然而他嫌家庭影院贵,坚持只买台 29口寸的彩电。

我敲着桌子说:“人家投资办公司,谁入股最多谁就最有发言权。我年底分红比你一年的工资还多,我凭什么不能买自己心仪的东西!”他的脸有些抽搐,很明显我这话伤了他的自尊。

我最终还是把家庭影院搬回了家,可我发现他此后很少再看电视,总在卧室里看书或写东西,好像是故意冷落我。我说他心眼太小,不像个大男人,他冲我嘿嘿一笑,“咣”一声把卧室门撞上,夜里也只肯给我个后背。我心里很苦涩,弄不清究竟是谁吃错了药。

我们闹矛盾最激烈那天,有几个朋友来访,大家看我家音响好,说要唱唱卡拉OK享受一把。这当儿李绪非要去公司加班不可,后被大家好歹拦住了。但唱歌时,他又丑态百出,不是面对宽大动感的屏幕一脸不悦,就是当大家赞美音响品质时他便不屑一顾道:“买家庭影院的都是暴发户,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不赶这种潮流的。”这不明显是在攻击我的品位吗?我气得肺都快爆了。那天,我们第一次摔了东西,他把半人高的音响推倒后,我的心随之轰然倒地。

因为小动了点拳脚,我们开始冷战。

版权保护: 本文由诸葛子彦情感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wanhui520.com/qingganzhuanqu/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