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岳母总是跟老婆说老公的坏话。

12-05 情感专区

有偿挽回服务付费登记联系

说婚姻中的干扰因素,谈的多的往往是婆媳矛盾。

对吧?

这个现象,其实对“婆婆”这个角色,是有些不公平的。

因为离得近被说的多……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却“幸运”很多。

因为离的远,不在一个“家”里吃饭,被舆论所忽略了,就是岳母这个角色。

有些挽回婚姻的案子,它没有婆媳矛盾,干扰因素却在岳母这个角色上。

比如岳母总是对老婆说一些老公的坏话。

他能力不行,赚的少,没本事。

他家务都不做,真懒。

那天你老公在市场看到我,装没看到。你看你表妹的老公,上回在路边,看到我,一定要送我回家。

时不时,岳母还会偷偷提醒老婆:

你男人有没有把工资给你管啊?你可得防着他点!

就你傻!买房子,咋又没写你的名字?

结婚后岳母总是跟老婆说老公的坏话。 - 第1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大家好,我是Huang,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成员之一。也许夫妻间的关系本来挺好,但是经过岳母长时间的“煽风点火”,老婆多少都会受些影响,开始看老公不顺眼,挑毛病,吵架。

万一女婿也知道了这事?

又会觉得岳母怎么这样?你们这家人怎么这样?

可能也去找老婆吵架。

如果一个人总在你身边,说你伴侣的坏话,尤其这个人是你的直系亲属,时间久了,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岳母为什么会跟老婆去说老公的坏话呢?

常见是以下几点原因。

1、八卦闲聊。

大妈式的日常八卦,“说坏话”本身是没有太多恶意(攻击)倾向的。

之所以跟女儿经常聊女婿,是因为这是一个彼此的共同话题。不然聊啥呢?

那为啥聊的都是坏话呢?

这就大多跟咱们的语言(八卦)习惯有关系了。

如果聊天如果都是当着女儿面夸女婿,那就很显得奇怪。对吧?

这种八卦闲聊,有个特点是,对“自己人”用贬低姿态,对“陌生人”用赞美姿态。

2、对自身利益不满意。

比如觉得女婿不孝顺,觉得自从女儿结婚后,就很少关注娘家了等等。

对于某些客观事情,产生一种自己利益被损害的认识,但是又不好当面责怪女婿,所以会对自己的女儿表达此类的不满。

根据这些事,或自我认识上的利益损害程度,“说坏话”有些仅仅是客观的表达,但是有些会添油加醋地呈现攻击性。

3、对女儿婚姻不满意。

最常见的例子就是,女儿这段婚姻在一开始,娘家人就是反对的。

由于某些原因,可能是女儿怀孕,然后勉强同意了婚事。

这种前提下,哪怕女儿进入婚姻,往往这种对女婿的芥蒂是依旧存在。

当女婿“表现”不好的时候,那这些表现都会被拿出来当成证据。

你看吧,当初你就不听我的……

一方面表达自己观点的正确,一方面宣泄当初被“逼”妥协的怨气。

4、对女儿的保护欲望。

这一点跟第2点相同,只不过主体是女儿。对于某些客观事情,产生一种女儿利益被损害的认识。

5、对自己婚姻的映射。

是一个岳母自己对婚姻的“总结”“经验”的传授过程。

岳母对女儿表达的那些女婿的“坏话”,往往是在自己婚姻中问题的映射。

与其说是对女婿的攻击行为,不如理解为是对自身婚姻的不满表达。

6、传达行为。

仅仅是一个信息传达的过程,岳母在这里是一个信息通道。

可能就是从张三李四处听到了一些关于女婿“言之凿凿”的证据。

“说坏话”的行为仅仅从张三李四的口中,搬运到自己女儿的面前,当然根据个人习惯这里面还可能有所加工。

结婚后岳母总是跟老婆说老公的坏话。 - 第2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以上六点便是常见的岳母之所以会跟老婆去说老公的坏话的逻辑基础。

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有具备攻击意图的,也有无攻击意图的。

当有这样的情况,老公要试图维系感情,其实最大的误区,就是以此去跟老婆,尤其是岳母直接谈。

去“就事论事”?

光谈,哪怕你话术技巧再高明,在这往往也是以双方不愉快的情绪结束。

从情感维系角度,此类状况,最好的方式是“委婉”地进行处理。

不要把“说坏话”摆上台面上来说。

且主要的应对对象应该是自己的老婆,而不是岳母。

这个点要明确。

首先要试图给老婆植入“课题分离”这个概念心锚。

啥是课题分离?

就是搞清楚这是谁的事,是谁的课题。把自己的课题和别人的课题分离开来。

要传达的内容是:

岳母对自己老公有不好的评价,这是岳母的事情。

这是没法控制的(哪怕通过“就事论事”的方式,首先可能引发对方不尊重的课题,另外一时妥协,后面可能会照样这样)。

但是作为当事人,作为老婆,要不要认同说话的内容,这是自己的事情,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这就是要传达的内容。

但为什么要用心锚的方式?

因为如果你把“说坏话”摆上台面上来说,并提出此类观点,目的性会太过于强烈。

很容易让老婆理解为是为了解决困境,而要求她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最合理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心锚的方式植入。

最好的场景,应该是类似假设婆媳之间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而老公作为婆婆的儿子,对这个课题以自己的感受去安慰自己的妻子。

那么就很容易让老婆能够认同并学习“课题分离”这个概念。

就是说通过老婆遇到类似事情时(必要时可自己塑造),自己以劝慰姿态,帮助对方的形象去植入心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诸葛子彦情感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wanhui520.com/qingganzhuanqu/169.html